首页 新闻 控诉书

企业新闻

控诉书

日期:2022年06月30日

       投诉人袁桂良, 男,

58岁, 七星区板塘围“创汇养殖专业合作社”社员。今年8月, 他身体不适, 开着电动车去了“桂林市第五人民医院”。医生做了很多检查,

建议他19号做个小手术——大便改道手术。结果, 在手术过程中, 医生任意将小手术改为大手术, 导致袁桂良在手术后几天就去世了。为了让死者安息, 生者息怒, 也为了社会正义, 家属将起诉“桂林市第五人民医院”: 1:主刀医生张莉被控换未成年擅自做大手术, 在手术过程中举止粗鲁, 不像手术, 杀猪杀牛。手术前医生的检查结论和手术当天家属的签名, 都是小手术。结果, 主刀在袁桂良的胃部切开后发现了异常, 后来改掉了之前没有家属签字的小手术。
       复杂的大手术。随后的大手术耗时8个小时, 比之前计划的小手术多出了6个小时, 而且还擅自切除了很多肠子。后续手术内容未与家属协商, 家属未签字。家属详细记录了手术当天的全过程: 1、8月19日上午8点, 在家属的陪同下, 护士将神清气爽的袁桂良推入手术室;凌晨 2.9 点,

医生完成麻醉工作后, 拿出了一份《手术同意书》, 让家人签字。 《手术同意书》内容为小手术-大便改道手术; 3.10后, 家属在手术室门口见面。正要进去的主刀张莉向家人询问情况。张某告诉家人, 这是小手术, 风险小, 家人可以放心。 4.12之后, 手术室里的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。一位医生急忙把家属叫了进来, 家属一进门, 就看到手术室里有七八名医生和护士。他们不是紧张地救人, 而是有说有笑。手术室里一点也不紧张;袁桂良此时已经躺在手术台上了。 , 胃已经被切开(开口的长度超过20厘米), 胃里的肠子都被拉出来了。这一幕震惊了全家人。主刀医生向家属简要介绍了患者的其他症状。在家属的注视下, 主刀无礼的将肠子全部塞进了袁桂良的肚子里。更心痛。主刀医生说“不容易”, 让家人出去等待。 5.这个时候, 主刀就遇到了麻烦。 12时30分左右, 家属发现主刀的老板、肿瘤科主任刘振斌也进入了手术室。他们在里面商量着要做什么, 要把袁桂良的肠子全部翻出来看看, 然后再做切除手术。而且, 没有通知家属, 也没有请家属签字同意, 擅自将袁桂良的肠子割断; 6. 家人痛苦地等到下午3点后(家属怀疑医生是否离开病人, 途中去吃午饭?)主刀医生将切除的肠子展示给家属。肠有两段, 一段长10多厘米, 另一段长20厘米。 (当时家人很担心, 这么多肠子断了, 人还能活吗?) 7. 袁桂林最近下午四点多就被赶出去了。当时, 袁桂良的脸色苍白而痛苦, 整个人昏昏欲睡。护士将袁桂良送到急诊室进行监护。家人原本以为是两小时的小手术, 结果外科医生做了八小时的大手术。而且, 操作是后来改变的, 改变会带来风险。这些医生在没有咨询家属的情况下做出决定, 导致袁桂良后来去世。而且, 在手术室里, 家属也一样在手术室里叽叽喳喳的气氛, 医生对待病人也很粗鲁。不禁担心, 没有家人在场, 医生会不会更惨?袁桂良的胃被切开, 内脏暴露在空气中数小时。肠子被粗暴地翻出来塞进塞出。袁桂良的其他内脏很可能被细菌感染或被医生破坏, 导致背部发炎。引起高烧并导致死亡。二:患者手术后进入急诊室后起诉“桂林市第五人民医院”, 但未按急诊患者处理。袁桂良进入急诊室后, 医生并没有太在意刚刚动过大手术的病人。医生把他当作普通病人对待。早班的时候, 他查了一下帖子, 随口问了一句。没有仔细监控。尤其是深夜(晚上12点以后), 整层五楼只有一个护士在十几个病房照顾病人。值班的医生也不见踪影。
       医生, 不知过了多久, 护士把药拿进来, 直接给病人输液(不是说医生需要在吃药前当场诊断病情再给药吗?);就像半夜,

急诊室如果出现异常, 护士根本就无法处理。而且, 急诊室没有急救设备, 病人根本无法应对紧急情况。医院救人的态度, 人不死才怪!三:主治医生苏张立对自己负责的病人玩忽职守。 8月19日至8月21日上午, 袁桂良没有发高烧, 只有高血压。主治医生张莉很少来看病, 但继续服用降压药, 降压效果不明显。 8月21日中午, 主治医生张莉检查了袁桂亮的“排便口”, 回去取一根长30厘米、直径1厘米的透明塑料管, 插入袁桂亮新开的“排便口”, 重复该过程。推并插入几次, 然后倒入未知的药水。袁桂良当时的脸色非常的痛苦。医生只是简单地处理了它, 没有向家人解释什么就离开了。那天晚上, 袁桂亮开始发烧, 接下来的几天袁桂亮反复发烧。护士的对策就是吃退烧药和那些冰块降温, 根本控制不住发烧。 8月22日上午, 家人换了袁桂良的裤子,

发现裤子肛门附近有少量大便;而新开的“排便口”只有臭水流出, 没有看到粪便。根据医生的操作, 肛门已经堵塞, 所以只能通过新开的“排便口”排出大便, 结果完全不一致。
        8月23日(袁桂良去世前一天), 袁桂良肛门排出了大量粪便, 而新开的排便口上仍然没有粪便, 令人费解。 (家人怀疑肠缝手术根本没做?) 第四:投诉“桂林市第五人民医院”长期安排“一站式”服务。 8月23日晚(袁桂亮去世前一晚), 袁桂亮发烧41度, 居然有人想把尸体带回家。家属非常生气, 在人死前, 医院通知了人来拉尸体。 “桂林第五人民医院”是不是随时准备让自己的病人死?他们这么急着把亡灵赶走吗?这种一站式服务是可耻的!五:起诉“桂林市第五人民医院”被动抢救病人。 8月24日(袁桂良24日上午去世), 袁桂良发高烧, 病情急剧恶化。医生眼看袁桂亮快要死了, 就去给袁桂亮取血。为什么这个时候要给病人输血呢?是不是病人已经失血过多, 但医生和护士没有注意到, 导致袁桂良输血不及时?六:指责“桂林市第五人民医院”不人道。袁桂亮的父母还健在, 袁桂亮赡养费必须每个月寄回给老人。两位老人都80多岁了, 妈妈瞎了, 爸爸灵活了。袁桂良在异地打工时突然受委屈身亡, 尸体在没有亲属签字的情况下被强行带走。亲戚们还没有看到尸体。他们儿子的死, 原本是白发黑发这两个老头子造成的, 如今尸骨无存, 回不了老家了。七:起诉“桂林市第五人民医院”对事后处理的态度——拖延。本来, 医院犯了一个错误, 他却不肯承认, 各种诡辩。尸体被带走, 亲属同意协调解决后, 态度和行动一直拖拖拉拉, 敷衍了事。这是在浪费家人的时间。难道医院还要一群亲人把尸体带回医院讨回公道?无良医院, 冷漠医生, 到底是用来救人还是用来杀人的“桂林第五人民医院”?这件事必须由卫生局和全社会作出公正的判断。
       为死者伸张正义!被告人:袁桂良所有亲属

相关新闻

  • 2022-07-30 13:36:17

    2018年欧洲销量最高游戏出炉 不是大表哥2也不是COD

    2018年欧洲的电子游戏中,最畅销的作品不是《荒野大镖客2》,也不是《使命召唤15:黑色行动4》,而是EA的新年足球游戏《FIFA19》。2018年欧洲游戏销量基于奥地利、比利时、丹麦、芬兰、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荷兰、挪威、波兰、葡萄牙、瑞典、瑞士、西班牙和英国的统计机构GfKEntertainme......

  • 2022-07-22 11:13:36

    吴獬墓志铭

    吴峰孙先生的墓志铭李承钰写了一篇李斌彪校记,年中去世。越军有两个英雄,不显功,却先后成名。一个是巴陵的吴南平先生,他以为是临湘的吴凤孙先生。乱世乱世的南平先生,想和弟弟麦学军学,想做点什么,于是结识了左派诸侯,得以在海中安家;风孙先生一开始就很想当官,是乱世之兆。他打算结束混乱,官员们不听。逃跑的痕......

  • 2022-07-22 16:09:11

    高教质量评估首次用“中国标准”认证国外大学

    受俄罗斯国家公共认可中心(NCPA)的正式邀请,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(HEEC)近日派出8名高水平专家赴俄罗斯学习俄罗斯国家公共认证中心(NCPA)4个专业(应用数学与信息学、生物技术)波罗的海联邦大学。生物工程、物理与无线电、医疗等中俄联合专业评估和认证工作)。这是我国首次以中国标准、中国专......

联系我们